当“山歌”邂逅“雷鬼”,在眉来眼去中眩晕
2018.11.01



听马帮的新单曲《彩调》,是一种奇幻的体验。一个新鲜而有趣的难题是:我究竟听到了什么?或者还会禁不住设想:如果半个世纪前的牙买加音乐家和一个世纪前的广西彩调班子穿越到2018年,在一套高保真音响前一起听完这首歌,他们又会有怎样的反应?是晕眩迷惑?捧腹喷饭?还是震惊不安,甚或有一点点……愤怒?

 

地方戏曲中的乡音,让我们有幸领略一个乃至数个世纪之前,中国人是怎样歌唱的。如《彩调》开篇,阿钢高亢嘹亮的唱腔或许与百年前无异,竹笛、二胡、三弦和民乐小打这些百年标配,奏出市井中雀跃的步伐,但一出声便被裹入深沉劲道的贝司线,随后又一脚踩空在Dub回声的涟漪之中……短暂的失重过后,所有人都飞了起来。

 

似一瞬的恍惚走神,清醒后谐谑继续,脚下节奏却被Reggae的反拍悄悄劫持。歌中唱到的那座桥,也不知是否还存在于广西的古老街巷。不如索性放任民乐和键盘的眉来眼去,在Dub的混响宇宙中逍遥神游,或隔着市井烟火看身边的伙计们幸福地傻笑。

 

《突围》的小试牛刀,为马帮打开了一角声音缺口,亦如一个越界之举膨胀了他们的野心。《彩调》同样有日本音乐家加纳冲(Oki Kano)献艺贝司演奏,更邀请到国内最具声誉的Dub音乐人蒋亮和中岛美嘉的键盘老师Takahiro Watanabe,来一同完成这次跨度更大的混血实验,看似玩票,却法度严谨一丝不苟。

 

而实验的成果足以揭示:音乐植根灵魂和人性,不依赖于文化和历史的符号系统,或许是世界上唯一不需要互相翻译的语言形态。也正因如此,音乐的混血才一如人种的混血,成为世界的趋势。相对于科幻视觉奇观,这种不可思议的混血音乐有着更具现实性的未来感。马帮所预感到的,正是未来民族的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