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坦新曲《午夜飞船》划破夜空 梦幻音符铺陈悠远长梦
2018.10.30

夏天结束之前的最后一夜,会有无形的飞船划过夜空,它搅动星星的轨迹,倾听候鸟的言语,这沉默的闯入者用神秘的频率发送信号,把关于夏天的梦境从夜幕之下带走……

 

 

驾驶这《午夜飞船》的人,便是久违的彭坦。延续着他在“六面体计划”中展现的梦幻游离的气质,和抽象的电子乐元素,《午夜飞船》用更加浪漫的腔调和多变的编排,铺陈了一场松弛而悠远的夏末长梦。

 

吉他轻轻的撩拨,让人第一时间就被独属于彭坦的律动方式吸引。钢弦的声波包络着梦境的外缘,劲道的小号像划船的桨,翻动飞船四周的空气,推动着意识的层层渐近。在不断反复的吟唱间隙,忽然闯入的失真吉他和尖锐的镲片碎拍击打,像给这顺行的航程吹了一股逆流的凉风,乱了海鸥的步调……

 

《午夜飞船》的灵感,源于彭坦和家人在南方度过的一个激荡的假期:在回归城市后的某个深夜里,他忽然地回想起远离尘嚣的盛夏的欢愉,想起鸟群扇动翅膀时扰乱的气流,嗅到它们的叫声中沾染的海的盐分。他的回忆在夜间安静的大气中沉默地轰鸣,无尽深蓝的天边似有一团纷扰的火焰在燃烧,在夜空不可撼动的绝美之中,在意识的漂浮和解脱中间,仿佛一切都在发出声音说:夏天过去了。

 

每一次旅行的结束,都会给彭坦留下各种回味,而他也选择用音乐,在片刻的落寞的瞬间留住它。别致的编曲、散漫的结构,《午夜飞船》中的每一种非传统的手法,都显得那么自然、合适。而舍弃了他一贯高亢悠扬的唱法,彭坦笑言,只是因为“想唱一些年纪大了时,哪怕扶着椅子也能站在台上哼哼的歌。”

 

 

对于已为人父的彭坦来说,如今的创作,比起之前“一猛子扎进去的郑重其事”,多了一些“随时随地的即兴而为”,自然地进入了最自由最充分的“一人作”状态。放下刻意严肃地心态,现在的彭坦依赖于直觉,和天真的“无知”,一直开放地学习着新的语言,自然地丰富和精确自己的表达;不断吸收着现实的因子,也即时把每个当下的自己,用音乐的方式和盘托出,希望自己能够一直做一个“和时间对话”的人。

 

永远带着少年心思的彭坦,本想把这首歌命名为“墨比斯飞船”,致敬他最爱的漫画家墨比斯笔下远古和未来交错的幻想和浪漫,亦是同这首歌营造的飘渺梦境的呼应。不过在歌曲接近完成时,他儿时酷爱的老歌《伤感列车》忽然闯进了他的耳朵,彭坦便又希望这首歌,能像那伤感列车一样,在时光中隽永,才把这载着幻梦的飞船从画家的世界里带走,交还给永恒的午夜。

 

在他进来的数支作品之中,《午夜飞船》经历了最漫长的制作周期,从春末到秋初,彭坦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混音师,为这首歌画一个完美的结尾。比起之前形态各异、自由散漫的“六面体”计划,这首歌的目的性也在不断的打磨中变得愈加明确,而他的直觉也告诉他,即将发行的新专辑,也从此开始进入尾声。由彭坦亲自拍摄的单曲封面上,城市的街景和虚晃的光影融为一体,《午夜飞船》虽是难以捉摸的梦境,却拥有更真实的时间感,彭坦说它“没有隔空的失真,这就是今晚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