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是我 那是真实摇滚的谢天笑
2018.10.24

听摇滚,需要面对一个真实世界以及真实自己。触摸到了真实,人们也就听懂了摇滚乐里包含的反叛、和平、愤怒、批评等等一切。面对自己内心,用作品将其展现在听众面前,是所有摇滚人所渴望达到的目的。



谢天笑也一直在向着这个目标前进。在他刚来到北京做音乐那些年里,摆在他面前的真实主要是周遭的环境,那种面临困顿又孕育着新力量的环境。包括谢天笑在内的很多地下音乐人离开家乡来到北京,生活并不如意但心中始终有一团烈火。他们死磕他们疯狂,音乐多少带有一点宣泄同时也成为和观众听众交流的最佳出口。Grunge符合谢天笑憋着那股劲,于是他的现场和他的专辑一样,带有强烈叛逆感和对峙感。令人热血沸腾的现场和粗野强劲的音乐作品成为谢天笑当时标签。它们完全是时代和音乐人的折射——大家在舶来品中找到新天地,又在资本没有涌进市场时被生存所困。摇滚人被迫在模仿和学习中一点点摸索和创新。



此后谢天笑在作品中加入古筝,把民乐和摇滚用他自己想要的方式结合在一起,开始一段新旅程。古筝不但和摇滚嫁接出新风格新作品,他还将雷鬼乐和古筝结合。东西方文化得以融合,暴烈的现场摇滚之王有了更为灵性的表演方式。在古筝前谢天笑像古代文人雅士,操起吉他又变回那个激情澎湃的地下摇滚明星。越来越多人注意到老谢音乐中优美诗意的一面,同时他的现场规模一次比一次大,古筝、雷鬼、摇滚几乎成为他每一次现场的固定标签。



可喜的是谢天笑并未因为唱片市场和演出市场的良好口碑而停止进步。当雷鬼开始为更多普通听众接受,当古筝等民乐器渐渐成为很多音乐人丰富自己作品的选择时,老谢在最近一张专辑《那不是我》中把雷鬼把古筝放到一边。这又是一次真实自我的折射。在专辑中他的吉他风格和音色有所改变,和外国乐手和制作人合作,请到和Muse合作的交响乐团,在传统摇滚构架中加入弦乐进行新尝试。



虽然专辑叫《那不是我》,可同名歌曲中老谢唱到:“我从没丢失自我/你说的那个人/已随装满黄金的船一同沉没/那不是我”。它意味着谢天笑并不因为往日成功和积累下来人气以及听众基础,就吃老本赚容易的钱。经历过地下摇滚从起步到成熟各个阶段的他,很清楚时至今日他应该可以在音乐中得到什么,也懂得如何把音乐变得更精致更真实。普通听众也许只需要几首老歌和大合唱就能得到满足,但音乐人不是。谢天笑刚成名后即携乐队去了美国演出交流,极大地开拓了创作视野,回来加入新元素使得音乐层次提升一样,现在的谢天笑还在同世界级的乐手制作人一起思考如何把作品和真实的自我、内心、社会等等结合起来。不仅在专辑中得以呈现,谢天笑也把此理念带到自己新一轮《那不是我》巡回演唱会里,给观众和歌迷呈现一次不一样的谢天笑现场。


新理念和改变对于像老谢这样摸爬滚打二十几年的老炮来说很不容易。思维定势、生活状态、技术要求都会是阻碍人改变的重要原因。既然古筝雷鬼玩得如此顺手,生活早就衣食无忧而且富裕,到了这个年纪似乎要不需要练琴再提高到什么档次,更何况能找到技术过硬乐手为自己的录制和现场干活,为何他还要改变?但我相信,经历那么多看过那么多精彩的现场听过那么优秀的音乐后,谢天笑肯定知道好作品需要什么样的技术和呈现手法。就像Dylan给吉他通电那一刻被很多民谣歌迷视为背叛一样,老谢的改变会让部分歌迷失望,可长远看去,他在合成器在弦乐的使用拓宽自己音乐可能性,会使得他的作品不仅凝固在某个时代,还有生命力继续向前。



10.27和11.02《那不是我》巡回个唱武汉站和南京站,观众就有机会去现场感受一下这位Live之王的更新升级版。既然他能从传统三大件到古筝到雷鬼一路玩得那么出色那么吸引人,如今的现场也一定能给观众第一次听谢天笑时那种震撼感受!




(作者:翟翊,资深媒体人、乐评人、天津电台著名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