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仰发布全新单曲《点石成金》 打破被谎言羁绊的现实
2018.07.17

每个人都知道处处充斥着谎言,每个人也都不得不依赖于谎言,除非变成像我这样一个自以为是的人,因为我不需要保持警惕,成人的世界太过敏感。

                                                             ——高虎

 

    

距离痛仰上一张专辑《今日青年》的出版已过去了一年半,在这期间虽无新作问世,但随着“百城巡演”版图的不断延伸,这段非比寻常的巡演经历,也给乐队带来了创作的动力和源头。上周五,横跨了2016、2017、2018的“百城巡演”在郑州顺利收官,它虽是一次结束,但也象征乐队即将再次出发,开启全新征程。值此之际,痛仰的全新力作《点石成金》以及该单曲的MV今日在全网的音视频平台重磅发布,寓意永不止步,点石成金。

新单曲依旧带有十分强烈的“后痛仰时代”的标识与印记,延续了乐队在《愿爱无忧》专辑里轻松畅快的雷鬼曲风。似乎这一次,痛仰把“凯鲁亚克式”的年轻与渴望上路的自由与冒险精神发挥到极致,跳动的旋律和歌词中无畏顽强的反叛力量随时可把听者带入一片清澈辽远的旖旎大地。对于痛仰而言,巡演路上的每一次出发都是一次冒险,一座城市也在充当下一个目的地的中转站。创作跟巡演密不可分,歌曲最初的和声动机就是路上玩出来的。


去年十月,痛仰“百城巡演”至英国,在伦敦的“艾比路录音棚”完成了同期录音,特别感谢的是在这首歌里贡献和声的陈小熊。据乐队回忆:“当时正在寻觅伦敦站的演出嘉宾,机缘巧合之下她正好在伦敦读博,之前在国内也有翻唱过乐队的作品。后来,录音她过来探班,录和声的时候想有个女声就临时让她试了试。没想到她太灵了,全是一遍过,大家都很喜欢她的声音。”回国给歌曲做后期时,乐队找来了马赛克乐队的吉他手卓越,给加了些采样,使全曲的氛围“更电”但又不失分寸。高虎在歌曲近结尾处用口技即兴模仿出的那段小号旋律也请来了马赛克的御用管乐手陈征用真号加以还原,成就了现在的人声跟小号叠加在一起的特别效果

无论从旋律、歌词、制作还是可听性几方面考量,这首作品都兼具了上乘的品质。高虎说起这首歌的诞生,却俨如让它“跌落凡尘”一般,好比“诞生”一词应换作再普通不过的“自然发生”——我不太会机械式的创作方式,定时定点出作品向来不适合我,能量到了,喷薄而出,挡也挡不住。而创作情形大致如下:“一年没写歌,因为忙着巡演和家庭生活的琐事,歌的背景很简单,当时《这是个问题》这张唱片刚刚被“消失”,在北京我租住的房子一个夜里,我花了半小时写了两首,这是其中之一。”

若细致地解读《点石成金》的歌词,诸如“战争贩子”、“道貌岸然和衣冠楚楚先生”、“每天发生的罪恶”似对肮脏、暴戾和充斥谎言的现实有所指涉。而进入到副歌阶段的歌词“你可以随时离开,随时把自己打开/你说我们都已呆腻了那儿/亲爱的 那就从昨天回来吧…”似乎又在试图让世人逃避纷争、远离罪恶源头,奔向美好世界。不得不说,这是批判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间的一种矛盾。

作为痛仰的乐迷,这可能不仅仅是个体间偶然的困惑和矛盾,就连高虎也不例外,与我们抱有同样的感受。“二十年我写下过‘随手翻开今天的新闻,告诉我你都相信了些什么?’其实到现在,很多东西依然没变,再往前翻到影响我至深的《无地自容》里的那句:装作正派面带笑容,亦然。”甚至他引用莱昂纳多·科恩的那首广为传唱的歌词来回应与释疑:“每个人都知道船在下沉,每个人都知道船长在撒谎。”所幸,最终他说道“如果我真是一个悲观的人,那我骨子里一定保持一个火种,叫做乐观。”

从愤怒、反抗到和解、博爱,痛仰表达不满和反对的方式虽然已发生了变化,但有些原则与初衷却始终未改。他们坚持做忠于内心且更加包容的音乐,经过一次次地蜕变,颠覆、开拓、成长,像海纳百川一样,扩大了自己音乐的疆界。我们相信,那个早期的“斗士”还在,只不过如今他们多了一种“隐士”的选择。 

也许听完这首歌,你会有个疑问——歌名跟“点石成金”这个成语有何关联。高虎也用他一贯的“荒诞不经”给了我们一个轻松幽默的答案:“想名字时突然脑海出现这个词。小时候看过一个动画书好像叫崂山道士,里面说到穿墙术,我小时候一直会向往真有这种法术,长大慢慢就会知道,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况且,高虎觉得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欣赏音乐也一样,态度和理想是左右不了听众的。这首歌,他认为,听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