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凤岭时代金曲《北京1986》:张晓舟执导MV,崔健张蔷老狼沈黎晖助阵
2017.07.11

周凤岭的《北京1986》一出来,就让人有些惊讶:这歌名看似平淡,但够大胆,因为“北京1986”是很不容易把握的一个题目:个人成长与时代进程,情感与理性,在这里交融。

 


继《光怪陆离的城市》与《大西俱乐部》、《春江花月夜》三支味道迥异的作品之后,今日周凤岭又发布了即将发行的新专辑的同名曲《北京1986》的单曲与MV,与此同时,该专辑的实体唱片也即将出炉,而7月15日下午的UCCA尤伦斯沙龙与7月22日Modernsky Lab的新专辑首发专场,将进一步展开从北京1986到北京2017的摇滚乐时代精神之旅。

 


《北京1986》唱片由摩登天空旗下BADHEAD厂牌推出,作为厂牌主理人,张晓舟也导演了这首主打歌的MV,他认为:“这首歌并不能代表周凤岭音乐的风格,他的新专辑风格非常多元,而这首流行民谣反而显得很特别。”吸引他拍这个MV的,是歌中的八十年代情结,被如此平静地表达出来。


 


《北京1986》由周凤岭与夏冬对唱。夏冬是“漂亮亲戚”乐队主唱,曾与周凤岭的“周先生”乐队同期在摩登天空BADHEAD出过专辑。整个歌曲笼罩着一股恬淡的氛围,在箱琴的清朗与口风琴的低咽中,夏冬淡远的唱法与周凤岭招牌的假声腔调相应和,冷感而唯美。

 

作为“新时期”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是一个有着强烈断裂感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衔接先前历史的时代,一方面,逐渐兴起的改革叙事切断了旧有的革命叙事,中国社会进入从革命时代向后革命时代的转型期,而在文化上,则衔接起五四运动启蒙精神的衣钵,把时代推向了一个“新启蒙”的历史时期——1985 年,中国大陆的“文化热”拉开序幕,新思潮接连涌现,造就了自“五四”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文化反思运动,“打开国门,走向世界”成为时代叙事的最强音。


 


而1986年这一年,也正是“文化热”风头正健之际,崔健登陆工体,首唱《一无所有》宣告了摇滚乐在中国正式诞生,在此前后,霹雳舞迪斯科、港台流行音乐、西方流行音乐,也一举涌入国内,为当时的年轻人打开了一片新天地。周凤岭也正是在这时广泛接触到西方流行文化,随后在90年代开启了自己的摇滚生涯:加入面孔乐队,创建红桃五乐队,加盟窦唯的乐队......

 


MV《北京1986》的画面中,并没有以回放式的切面来呈现,它的主体是奔跑的年轻人与青春舞者,在缓慢的动感中,释放着关于北京1986的诸多城市记忆。“马拉松”、“大剧院”,是这些记忆中的个人性与公共性兼具的意象:创办于1980年的一年一度北京国际马拉松赛,在八十年代是北京一大盛事,万众沿街围观,那是北京青少年的成长记忆;大剧院指的是中国剧院,是八十年代北京十大新建筑之一,属于总政歌舞团,当时那里有最先进的录音棚,演出场地,以及新潮迪斯科舞会,坐落于在万寿寺和北外附近,而周凤岭的家就在中国剧院背后;“父亲荣誉的奖章”则是周凤岭刻骨铭心的个人记忆,他的父亲是一位老干部,在1995年父亲去世后,周凤岭整理他的遗物时才发现了很多从未见过的奖章。在那个裂变的时代,两代人各有各的生活,各有各的追求和忙碌,两代人互相都不了解对方。

 


《北京1986》的MV镜头取址之一是北京恭王府具有一个半世纪历史的古戏台,在MV中,它变成了一个充满活力的现代舞厅,时空被彻底转换,古今穿越,画面中核心的舞姿,不仅仅是美好的肢体展示,更是一次身体的解放,被贬抑被束缚的身体,焕发了性感活力,身体潜能的解放,同时也是迪斯科、摇滚乐这些作为西方舶来品的八十年代文化符号,在那时候最为重要的文化价值与社会价值,‘’北京1986”在数千年古老文明历史中石破天惊的身体解放和启蒙意义由此凸显。MV中的舞者兼演员,是二高与他的同伴,二高(何其沃)是一位来自广州的优秀现代舞者,他和几位同伴合作,对八十年代迪斯科文化做了调研和整理,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再创作,MV选择了他们作为演员,充分发挥了他们令人惊艳目眩的舞技。

 

 在MV的末尾,崔健、张蔷、老狼、沈黎晖纷纷出镜,这四位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讲述了自己对于“北京1986”的回忆和认知。崔健和张蔷,分别是“北京1986”的两大偶像,一个是中国摇滚从无到有的开创者,另一个是曾经在1986年登上时代周刊的流行天后和如今被重新命名的迪斯科女王。而沈黎晖和老狼则在九十年代,分别参与开创了自己的摇滚和民谣时代,其中,沈黎晖的清醒乐队与周凤岭的红桃五乐队都属于当年北京相对另类的摇滚乐队。

 

单曲《北京1986》是一张摇滚乐专辑中的“另类”民谣,歌中所唱的“清新男女”的“荷尔蒙悸动”,表现了那个时代年轻人的气质,但也可以与任何年代的年轻人灵犀相通。“北京1986”这个铭刻着年代与地理的坐标如今重返历史现场,并非单只是怀旧,它也是重新发现历史的契机,回望那个凝固的永恒的青春时刻,生成一个重新出发的起点。

 


在7月22日,《北京1986》首发专场音乐会将在北京MODERNSKY LAB举办,音乐会演出结束之后,在MODERNSKY LAB还有一场神秘的AFTER PARTY ——“北京1986黑灯舞会”。在现场,我们将一睹内地摇滚先行者周凤岭的风采,除了新专辑《北京1986》中的作品之外,他先前的数张专辑中的代表作也将在现场演绎。

 

另外,借周凤岭专辑引发的议题,在7月15号的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报告厅将举办一场名为《时代先声:北京1986》的盛大讲座,届时,欧洋、邓讴歌、臧鸿飞这几位周凤岭的发小兼音乐战友,以及用镜头见证了中国摇滚整整一个时代的著名摄影师高源,将一起讲述北京摇滚秘史,探讨时代风云变化甘苦得失;艺术家、策展人秦思源(他也是九十年代另类乐队“穴位”成员)、尤伦斯副馆长尤洋,以及张晓舟,也将从社会文化与当代文艺思潮角度解析“北京1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