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阳新单曲《河水南流》:没有尽头的河水 没有尽头的乡愁
2017.05.24

近日,有着文化歌者之称的民谣摇滚音乐家苏阳,发布了新单曲《河水南流》,这是继上一张专辑《像草一样》之后,历经七年的积淀,苏阳首度献上的一首新作。



2014年,苏阳签约摩登天空,如今已经四年有余。对作品有着苛刻要求的他,在这期间始终没有公开发布新的作品,但他却通过一次次的演出积淀,思考着音乐上的突破以及和艺术的跨界表达与立体展示。这些年的数场降噪演出,“一席”年度盛典的“年度表演奖”,以及从去年开始、并仍在进行中的集合了现代音乐、绘画、影像、动画等多样式的艺术媒介与一体的多媒体跨界计划“黄河今流”……这一切,在突出着苏阳那文化歌者的身份的同时,也提供了诸多新的创作灵感与契机。


这次发布的《河水南流》,称得上是苏阳数年积淀的结果,也是将在不久后面世的苏阳新专辑中的主打曲目,这首7分钟的作品,在苏阳那标签式的西北风韵浸染下的“民谣+摇滚”的铿锵曲风之外,又呈现了很多与以往不尽相同的全新探索。



全曲由具有空间感的电子音效开场,将近一分钟的前奏里,充满了许多耐人寻味的细节:除了那些略显陌生的电子元素之外,FUNK味道浓郁的节奏、干净清冽的箱琴音色,这些在传统乐迷的认知中完全不相干的元素,被统合在一起,突破与创新的努力和野心,由此可见一斑。


当“河水向南流”唱起,苏阳那标志性的苍茫荡气的声音,开始在耳边回响。三段主歌过后,歌曲就渐渐进入高潮,和声、标志性的唢呐……这些熟悉的元素开始碰撞、聚合,电吉他、贝司、打击乐、箱琴、唢呐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形成了民族FUSION的大交响之声,这声音中有着饱满的热情、有着清冽的思考,有着豪迈的胸襟……尾声则由唢呐收尾,在悠扬回荡的曲调中,这出大交响划上了尾音。


如果说音乐上《河水南流》是在苏阳那标志性的民谣摇滚之声之外探求着新元素融合的突破,那么从意蕴上,它则是传统式古典式的。从表面上看,河水,即是黄河之水,那条为人熟知的被称颂为母亲的河流。发源于青藏高原的它,自西向东南,流入渤海。但《河水南流》中的河,可以看作是一种乡愁,一种时间、空间中漂泊的愁绪。飞过天空的鸟,如今“找不到它昨天的枝头”;在河水的湍流下,诸般爱恨,“都随着流水漂,不停留”,在这里《河水南流》运用了民间的修辞手法,借“河水”这一象征物,吟咏着时间、空间中交织的起落离合。它没有浮夸虚饰的旋律,也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充满着情感的力量。我们仿佛看到了那些世代在苍瘠沟壑间行走、在黄河浪尖上挥筏的西北汉子们,在劳动、游徙中的真实感怀。



《河水南流》的演奏班底,也颇为强大,HAYA的电子乐手Eric Lattanzio承担了作品中的电子音效部分,在电子元素已经被广泛运用的今天,苏阳也尝试着用更丰富的音色来表达;老牌乐队“舌头”的鼓手文烽,作为民乐乐手出身,他与苏阳在音乐中共识颇多,这次在作品中担任了打击乐的部分;而唢呐陈力宝,则是苏阳的老搭档,他那标志性的声音让人过目难忘。


“黄河沿的土地,一直在变迁,歌声也会变化,昨天在农村,今天就是城市,我们的脚步,也不会停下……从“黄河今流”到“河水南流”,苏阳始终没有停下自己脚步。没有尽头的河水,在大自然力量推动下,川流不息,一往无前;而永不停歇的歌唱,也跟随着河水一起,奔泻前行,指向一片广袤辽阔的未知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