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天新专辑《十二年后》正式上线 为过去留影做结,为未来埋下谶言
2017.05.18

自2002年的《冷水浇头》之后,隐遁多年的杭天终于再发专辑,名曰《十二年后》。

 


从2003年淡出乐迷视线,到2015年重回舞台,十二年,正是他阔别乐坛的时长。

 

世纪之交的两张经典专辑,曾让杭天成为诸多70、80后乐迷的英雄,而对于大多数90、00后一代,这无疑是个陌生的名字。他险些就成了沉睡在中国新音乐历史中的旧日传奇。

 


而即便在一长串“传奇”名单中,杭天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一个不党不群的异类。在地下摇滚风起云涌、扭曲愤懑之声遍野的时代,他是国内最早以中文演绎纯正布鲁斯音乐的“第一人”,于经典布鲁斯、根源摇滚乐以及Bob Dylan的矿脉中掘取水晶。谐谑冷眼抑或悲悯热忱,皆生发自最切身的生命经验,从无附会和矫饰,亦少有文艺腔和道学气。论音乐血统与词作风格,国内可相提并论者,至今并无二人。

 


世纪初年,被失望和无力感统摄的杭天出走海外,将志趣转向考古和书法,犹如空间和时间的双重逃亡。但他知道,对于自己留在《冷水浇头》文案末尾那句“出路何在?”的诘问,这显然不是一个完美的答案。

 

然而现实也一如那篇文案所述,十二年里,“商业与权力的联姻”变本加厉,“艺术家”们仍在“丝绒监狱”改造成的“蜜月洞房”里志得意满。曾经的摇旗呐喊者纷纷改头换面或销声匿迹,而杭天,却奇迹般地回来了。

 


新歌《十二年后》和《变化将至》以迥异曲风为心态划界,整张专辑又以《变化将至》为始,所有曲目按创作录制年代倒序排列——其创作时间横跨1997至2017二十载,录音地点辗转于1997年五道口的演出现场、早年蜗居的海淀区地下室、鼓手吴志军的鼓房、芝加哥Hyde Park公寓等处。

 


专辑所收旧作大多由早年录音素材重混而成,最后三首《她终于呼我了》、《听我唱唱这三句半》和《Sweet Home Chicago》(传奇布鲁斯音乐人Robert Johnson经典作品翻唱),更来自不久前才寻得的录音卡带。新歌过后,曲目随音质锈蚀的递增呈现出愈见久远的年代感,如时空倒流,又像打开尘封多年的声音罐头。那渐次裸露的赤诚之心,依旧鲜活如初,动人肺腑。

 

显然,这是一张告别之作,在“变化将至”的当口,为过去留影做结,为未来埋下谶言。它虽是一部“个人史”,却可期“吾道不孤”。担道者从来人微言轻,所幸还可以谱曲成歌,在歌唱中互相辩识,并肩同行。


 


十二不仅是表盘和命盘上的一个轮回,更可以成为上升的螺旋,累积变化的力量。如今,带着这张《十二年后》和明日启程的全国巡演,杭天已准备好迎接所有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