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一豪新专辑《牛郎织女》发布, 杭州上海双城专场6月开启
2017.05.09

五天前,台湾朋克先驱赵一豪在北京乐空间举办了新专辑《牛郎织女》的首发演出,今日,这张专辑中的曲目正式上线,与此同时,分别将于6月9日、10日举行的赵一豪杭州、上海双城专场也已正式开票。



曾有评论言:“若把现在闪闪发光的独立音乐场景譬喻为已经抛光几近完成的钻石,赵一豪即为初始切割钻石所消耗的钻石原石。他是被牺牲的美丽,失落梦想的结晶体”。对于年轻一代的乐迷而言,赵一豪传奇色彩的经历、他在音乐与生命之路中的荣光与坎坷,是理解《牛郎织女》的一把重要的钥匙。


1986年,在解严前的台湾,赵一豪将青春悸动与不安,混合成粗糙、恣意狂妄的变异乐章——《白痴的谎言》——所谓的INDIE ROCK诞生之前,赵一豪就已经悄无声息地投下了这样一颗被后人称为“第一张台湾INDIE ROCK唱片”的炸弹。《白痴的谎言》于颓废中带着末世的华丽,虽然音乐披着朋克的外衣,但它的骨子里,却是六七十年代THE DOOR的迷幻幽魂,于绝望处隐匿着恍惚的鬼魅之味。





随后,他的个人专辑《把我自己掏出来》成为一个巨大的话题:一张“18岁以上才能购买的唱片”。但最终,新闻局的极权铁腕封禁了的威权时代对思想感知的桎梏,“十八禁”变成了“全民禁”,满脑反骨的赵一豪成为台湾新闻局眼里的一颗钉子……当审查制度废除之后,过往的损失无从追究,亦无法平反。如今回过头来看,《把自己掏出来》是勇猛真切的,一如它的唱片名:把自己掏出来!赵一豪用利爪掏出了自己的五脏六腑,并把他们供奉在时代的祭坛上。


在几年前的一篇专访里,导语如此写到:“赵一豪虽然没有死在‘戒严’时代的枪口下,但实质的‘赵一豪’已随著硝烟,成为台湾音乐光景中一只迷离的游魂。”..

“我头脑的末梢充满电视线路电晶体我的头脑的末梢变成秀逗趴呆电晶体”——一如赵一豪在《电视低能儿》里所唱,威权时代的终结之后,娱乐世代又开始粉墨登场,全民娱乐中,作为“游魂”跻身在流行音乐正典的缝隙里的赵一豪没有放弃自己的创作,1996出版的《直接爱恨》又一次申明了他敢爱敢恨的真性情。近年来,他开始了自己的电音创作电音。从《旅行》到2015年的《漫步北纬40度》,再到如今这张新鲜出炉的《牛郎织女》。



《牛郎织女》中的两首主打作品《爱情的陷阱》和《小星星》已在先前发布,《爱情的陷阱》中涌动的是在絮絮叨叨表面之下的一汨汨暖流,,而《小星星》则是五味杂陈的英伦摇滚与现代电音的混合体。它们可以说是赵一豪近年电音创作的一个延续,而专辑中的其余曲目,也是各有特色:《忽然》用冷骨的节拍诉说着隐藏在人性深处的玄妙,《旅人》则用隐约变形的Synth Pop交响描述着一个过客的心路,《瞬间的你》则是在狂喜中对无限无极的怅往,《抢走》是在浩瀚宇宙中的一次神游,天地乾坤,畅游神往。《不夜城》在歌唱着永不停歇的思念与爱情,《西北雨》则是在心门敲打的一支小品。


在5月4号,赵一豪携带着去年年底组建的新乐队阵容,在北京举办了《牛郎织女》的首发演出,区别于先前他与台湾乐手组建的充满FUSION与JAZZ味道的班底,他的这一新的乐队阵容以合成器、双吉他、贝司、鼓手为基本编制,充满着浓郁的原始摇滚力量,时而盈满爆裂,时而飘忽迷离,粗粝的线条与细腻的肌理共同构成了赵一豪独有的性感混沌的现场表现力。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改变》、《七月一日生》等深入人心的那些经典老歌,新专辑中《爱情的陷阱》、《小星星》等作品,也在现场以乐队的全新演绎的形式呈现出了完全区别于录音室作品的面貌。






在赵一豪“白痴的谎言:《牛郎织女》北京首发专场”之后,6月9号、10号,赵一豪将携乐队分别在杭州、上海献上两个专场。这也是他首次在杭州、上海举行专场演出,细腻的江南水乡将迎来这一勇敢的摇滚骇客,赵一豪曾经谦逊地说:“音符将在空气飘荡,随缘随喜;我们能在几亿人中相遇本是缘分,期待是好,但能相遇格外祝福。”6月9、10两天,我们在沪杭两地相聚. !来看躲在面具背后的赵一豪掏出白痴的谎言、掏出真爱的告白!


《牛郎织女》专辑封面、内页:李曌《寿司的爱》系列

Vision by:MVM design label _'Modern sky Vision Maker.'

摄影:COUCOULEE

造型:马加


白痴的谎言:华语朋克先驱赵一豪杭州上海双城专场


杭州站:杭州酒球会,2017年6月9日。

地址:杭州市西湖区万塘路262号万塘汇大厦南2楼酒球会。票价:预售80,现场100



上海站:上海MODERNSKY LAB ,2017年6月10日。

地址:上海市虹口区瑞虹路188号瑞虹天地月亮湾3F。票价:预售80,现场100